电针配合中药内服治疗肿瘤伴失眠患者30例

【关键词】 肿瘤;失眠症;电针;中药内服

失眠症是肿瘤患者常见的症状之一。患者长期得不到充足的睡眠和休息,会降低机体抗病能力,加重病情,并且患者越担心病情加重,就越容易引起失眠,这样便造成恶性循环。因此,尽快解决肿瘤患者的失眠是肿瘤治疗及康复过程中不可忽视的问题。中医药在治疗失眠症方面经验丰富且疗效显著,笔者在2007年1月-2008年4月期间运用电针配合中药内服治疗肿瘤伴失眠患者30例,并与单纯中药内服的30例作对照,现将结果现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60例病例系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肿瘤科住院患者。采用简单随机数字表,将患者编号写在不透光信封表面,随机组别密封于信封内,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30例。治疗组男性16例,女性14例;其中肺癌18例,胰腺癌6例,原发性肝癌2例,乳腺癌2例,食管癌1例,卵巢癌1例;年龄37~80岁,平均(59.61±12.49)岁;肿瘤病程最短2个月,最长7年;失眠病程最短20 d,最长4年,平均(3.75±1.62)年。对照组男性13例,女性17例;其中肺癌16例,胰腺癌3例,原发性肝癌1例,淋巴瘤3例,卵巢癌2例,乳腺癌1例,舌癌1例,肾癌1例,胆囊癌1例,输卵管癌1例;年龄43~80岁,平均(63.55±11.02)岁;肿瘤病程最短1个月,最长7年;失眠病程最短13 d,最长5年,平均(3.84±1.76)年。2组年龄和病程经t检验,2组性别和病情资料经卡方检验,均p>0.05,说明2组基线资料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西医诊断参照《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1]有关失眠症的诊断标准,结合国际通用的spiegel睡眠量表规定的6项内容(即入眠时间、总睡眠时间、夜醒次数、睡眠深度、做梦情况、醒后感觉)为标准做出诊断[2]。中医辨证参照《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3]、《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4]有关标准。

1.3 纳入标准

同时符合以下6条:①有明确诊断的肿瘤患者;②符合上述诊断标准,表现为难以入睡,易醒,睡眠不深,多梦,早醒,或醒后不易再入睡,白天困倦,疲乏,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有极度关注失眠结果的优势观念;③睡眠潜伏期>30 in;④每周出现3次以上;⑤年龄18~80岁;⑥签署知情同意书者。

1.4 排除标准

①各种精神疾患导致的继发性失眠;②严重心、脑、肝、肾功能不全,失代偿肺功能不全或合并其他各系统严重疾病者;③妊娠或哺乳期妇女;④酗酒和(或)精神药物滥用和依赖所致失眠者;⑤凡不符合纳入标准,无法判断疗效者。

1.5 剔除标准

①中途要求退出者;②因肿瘤病情进展,中途死亡者。

2 方法

2.1 治疗方法

2.1.1 治疗组

采用电针配合中药内服治疗。①电针:选取双侧内关、足三里、申脉和照海(内关和足三里为一组,申脉和照海为一组,2组隔日交替使用),选用华佗牌不锈钢毫针(30 ×50 ),均针刺1寸,得气后连接苏州医疗用品厂有限公司sdz-ⅱ型电针仪于针柄,选连续波,强度以患者能忍耐为度,每日1次,每次留针30 in。②中药:采用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肿瘤科自拟经验方。药物组成:柴胡10 g,莲子心6 g,当归10 g,生地黄10 g,茯苓15 g,生龙骨、生牡蛎(先煎)各15 g,珍珠母(先煎)30 g,合欢皮15 g,夜交藤30 g,酸枣仁30 g,柏子仁15 g,远志15 g。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2.1.2 对照组

采用单纯中药内服治疗,药方及服用法同治疗组。

2.2 观察指标

治疗1个月后进行疗效评定和spiegel睡眠量表评测,按入睡时间、睡眠时间、夜醒次数、睡眠深度、做梦情况、醒后感觉6项分别计分[2],spiegel量表评分≥12分为无睡眠障碍。

#p#分页标题#e#

2.3 疗效标准

依据《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3]进行疗效评价。临床痊愈:睡眠正常,睡眠时间达6 h以上,伴随症状消失;有效:总睡眠时间延长2 h以上,但不足6 h,伴随症状改善;无效:睡眠如服药前,或睡眠时间延长不足2 h,症状无改善。

2.4 统计学方法

数据以x±s表示,采用sas6.12统计软件包进行统计学处理,总体疗效比较用“行无序,列有序的单向卡方检验”,计量资料用t检验。

3 结果

3.1 spiegel睡眠量表评价

(见表1)表1 2组患者治疗前后spiegel睡眠量表评分结果(略)注:与本组治疗前比较,**p<0.01;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p<0.05

3.2 近期总体疗效

2组近期总体疗效:治疗组临床痊愈14例,有效15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为96.67%;对照组临床痊愈7例,有效18例,无效5例,总有效率为83.33%。2组总有效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统计量r ean sres differ χ2=4.30,p=0.04, p<0.05)。

3.3 随访

所有患者停止治疗3个月后随访。随访结果如下:治疗组和对照组均因肿瘤进展各死亡1例;治疗组临床痊愈9例,有效18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90.00%;对照组临床痊愈5例,有效18例,无效6例,总有效为76.67%。虽然2组总有效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统计量r ean sres differ χ2=3.25,p=0.08,p>0.05),但治疗组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

4 讨论

失眠症属于中医“不寐”、“不得眠”等范畴,主要由七情所伤、思虑太过或突受惊吓引起,病位涉及心、肝、脾、肾等脏。现代研究表明,失眠症是一种在明显心理因素影响下出现的,以较长时间睡眠障碍为主要表现的心理障碍性疾病,它在肿瘤患者很常见,因为肿瘤患者面对威胁生命的疾病和痛苦,不免忧虑、恐惧、精神紧张等,加之害怕手术及其他治疗措施的不良反应,致使患者心理负担过重,这往往是引起肿瘤患者失眠症的主要原因。针对患有失眠症的肿瘤患者,采用电针配合中药内服的方法治疗具有较好疗效。电针通过给经络以持续电刺激,可更好地调整机体生理功能而增强治疗效果。选用内关、足三里可养心安神、调节脏腑功能;申脉、照海均为八脉交会穴,分别通阳跷和阴跷,此二穴均为自古至今治疗失眠症的要穴,有通窍宁志、调和气血之功。中药方中柴胡疏肝解郁;莲子心清心除烦;当归、生地黄滋阴养血柔肝;茯苓、龙骨、牡蛎、珍珠母、合欢皮、夜交藤、酸枣仁、柏子仁、远志健脾养心安神。诸药合用,补泻兼施,共起疏肝解郁、清心除烦、滋阴养血、养心安神的功效。针药并用共奏疏肝解郁、养心安神、通窍宁志之功,从而在临床上取得了较好的疗效。

本临床研究表明,电针配合中药内服治疗组较单纯中药内服对照组在近期总体疗效上有显著差异(p<0.05),提示电针配合中药内服疗法在近期总体疗效方面优于单纯中药内服疗法。在改善睡眠质量方面,电针配合中药内服疗法和单纯中药内服疗法均有显著疗效,以电针配合中药内服疗法疗效更为明显(p<0.05)。2组治疗停止后3个月随访结果表明,虽然2组远期总体疗效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但电针配合中药内服疗法的总有效率(90.00%)明显高于单纯中药内服治疗(76.67%)。

【参考文献】
[1] 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分会.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118.

[2] 潘集阳.睡眠障碍临床诊疗[].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01. 282.

[3]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s].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19.

[4]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s].1993.68.

#p#分页标题#e#
《电针配合中药内服治疗肿瘤伴失眠患者30例.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